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文章频道 >> 研究成果 >> 战略分析与政评学者专栏 >> 张文木专栏 >> 文章正文

  [推荐]东西方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国家战略能力塑造 Ⅱ         ★★★
东西方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国家战略能力塑造 Ⅱ
作者:张文木 文章来源:《领导者》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7 15:44:25

    运用国家战略是一种能力,这就是国家战略能力。国家战略能力,我认为是基于包括地缘政治在内的所有物质条件的国家战略的运用能力。其中运用是根本。我认为它可以分三个层次:第一,战略文化。就是民众对战略的认识和关心;换言之,人民支持和关心是国家战略能力的最基础的东西。第二,战略文化之上形成战略思维。战略思维多是知识分子的事,他们为中国的战略高层设计提供思想养料。第三,就是政治领袖集团的基于前二者的国家战略管理能力。这三者共同形成国家战略能力。 ( http://www.tecn.cn )
    发达的战略文化是发达的战略思维的前提。而战略文化的人民性是其强大与否的关键。如清朝时各方的文化积淀都很好,但是,百姓到处都是“莫谈国事”,这表明当时中国战略文化处于衰落阶段。我们知道,就在美国和日本崛起的同时,中国清末的国家战略能力严重下降,其特点是对战略人才从上往下的逆向淘汰。那时也出现海权理论,其先驱人物就是严复。他跑到英国去学海军。因为那时候中国不认洋文凭,他回来以后没话语权,得考状元。他几次乡试都没过关。就在美国的海权论鼻祖马汉在太平洋东岸指点江山的时候,而西岸的同行严复还在准备参加一次次的乡试。以致严复病卧榻上,最终弄成个翻译家,给后人留了个“信、达、雅”。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悲哀。与此相反,同时期的日本却人人关心国家大事,最终于1895年打败了中国。但日本的战略文化及建立其上的战略思维毕竟没有大历史和大哲学的底蕴,结果就出了东条英机那种有战无略即没有哲学的人,以至最终又输掉了太平洋战争。严复死的那一年是“飞雪迎春到”的1921年,这一年共产党诞生了。共产党是中国知识阶层中具有强烈的战略文化和超凡的战略思维的人组成的救亡组织。蒋介石“四·一二”大屠杀,更使共产党人认识到,战略并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战略最终是要刺刀见红的。 ( http://www.tecn.cn )
    
    三、 美国国家战略能力迅速衰落,其角色日益从世界的操纵者向他国的“战略搬运工”转变
    
    苏联解体之初,美国在中亚的布局是有利于美国的。当时塔利班在北面制衡苏联五个加盟共和国,在西面制衡伊朗;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和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都是逊尼派,伊朗是什叶派,塔利班和萨达姆分别从东面和西面牵制着美国人的重要对手伊朗。美国在海湾战争中打败又保留了萨达姆,用它制约伊朗;又用解放了的科威特从南部制约着萨达姆。美国从中用最小的力量,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自己在中东的战略利益。可小布什上台后,美国打败了塔利班,俄国的力量反而南下进入阿富汗;打倒了萨达姆,伊拉克什叶派获胜,伊朗的地盘反而扩大。可以预计,美国撤军后,伊拉克与科威特及伊朗的关系会大大好转。为了这种“战绩”,小布什还赔了3000多士兵的生命。现在美国已失去了从尼克松到老布什为美国留下的在中东的主导地位,被小布什“解放”了的中东人民正在拿起枪来反对留在中东的美国大兵。 ( http://www.tecn.cn )
    更有甚者,在即将御任的前夕,小布什在为俄国和伊朗南下搬掉了塔利班和萨达姆后,又从中亚来到欧洲,积极支持科索沃独立,这又进一步为欧洲的崛起清除战略障碍。这将更深刻地动摇二战后已在雅尔塔体系中确立的有利于美国世界霸权的基础。 ( http://www.tecn.cn )
    美藉外交史学者孔华润等学者正确地指出: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的世界是由欧洲主宰的。在我们追溯1913年至1945年间的美国对外关系史时,重要的一点是应当认识到美国是在由欧洲军事、经济和文化主导下的世界体系当中得以建立并从事其对外事务的。 ( http://www.tecn.cn )
    这就是说,二战中美国人不仅要击败德日法西斯,还要利用这场战争摧毁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霸权。为此,罗斯福支持马歇尔通过在大西洋东岸的诺曼底而不是地中海北岸的意大利开辟第二战场,这样便自然而然地将东欧放给苏联。诺曼底登陆造成的后果,是苏联势力上升和苏联对欧洲强国的战略空间的大幅挤压,历史上的大欧洲,现在变成夹在苏联和美国之间的“西欧”。从此,西欧就成了美国的附庸,其手法与老布什保留萨达姆而迫使科威特成为美国的政治附庸一样。 ( http://www.tecn.cn )
    美国是远交近攻,把苏联放大,欧洲压缩,亚洲这边尚未崛起,美国就这样布置了一个两翼弱势并由此对美国形成双向绝对依赖的“雅尔塔”布局。 ( http://www.tecn.cn )
    1946年丘吉尔在美国富尔敦发表著名的“铁幕演说”,称:
    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的特里斯特,一个铁幕已经在欧洲大陆之间降落了。在那条线后面的是中欧和东欧国家的首都,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亚等,所有这些著名的城市和周边的人口都已纳入苏联版图之内,都以某种方式受制于苏联的影响,或来自莫斯科的高压和不断加强控制。惟有希腊除外。 ( http://www.tecn.cn )
    现在看来,这条铁幕并不是苏联人单方面拉起的,而是罗斯福和斯大林暗中合伙拉起并迫使丘吉尔于1944年10月在莫斯科以划勾的方式强吞下的苦果。 美国放出苏联直逼“铁幕”线的目的就是要压垮战前仍处世界霸权地位的欧洲,使欧洲屈从于美国。姜还是老的辣。罗斯福逝世后,丘吉尔开始忽悠美国帮着欧洲将“铁幕”向东推移,但在杜鲁门之后,并没有几个总统真将丘吉尔的话当真。更有甚者,1956年就在波匈反苏事件发生之际,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不仅没有帮助这两个国家的反苏运动,反而还与赫鲁晓夫携手支持埃及反抗英法的战争,逼迫英法退出苏伊士运河。这就是说,丘吉尔“铁幕”演说后,美国政治家不仅没有缩短反而还在拉长这道“铁幕”:将它再从雅得里亚海拉到苏伊士运河。现在回头看来,正是这条美国人形式上反对,实质上默认的“铁幕”存在,才保证了美国自二战结束迄今的世界霸权。 ( http://www.tecn.cn )
    富不过三代,国家同理。美国在罗斯福时期的假“反共”,经天天重复后在后来的美国政治家那里真将假话当成真理。就在英国支持印度迅速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久,美国发动了朝鲜战争;就在法国退出越南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久、美国又发动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欧洲则以其人道还治其人之身,坐视美国与苏联的假戏真作,结果导致美国在尼克松之前国力大幅衰落,战略边界大幅收缩。尼克松上任后,迅速将以前的真“反共”调整为假“反共”,立即与中国结盟,中美联手后,美国在里根时期恢复了其强势地位,这种强势最终导致苏联解体。 ( http://www.tecn.cn )
    苏联解体后,美国人并不知欧洲与俄罗斯的力量失衡对美国将意味着什么,又像小孩一样得意忘形,不自觉地再次为欧洲干起“战略清道夫”的活儿。这时,美国人对其霸权形成的历史及其地缘政治基础已是完全无知,进一步将本来马歇尔时期的美苏之间“周瑜打黄盖”式的相对对立关系转变为“汉贼不两立” 的绝对对立关系。1991、1992年,美国促成苏联和南斯拉夫解体,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大幅收缩。1999年,美国在推动波兰、匈牙利、捷克加入北约的同年,又领导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将科索沃从塞尔维亚剥离开来。2002年11月,北约布拉格首脑会议决定接纳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7个国家加入北约。这是北约自1949年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扩大。2004年3月,上述7国正式递交各自国家加入北约的法律文本,从而成为北约的新成员 ,使北约成员国从目前的19个扩大到26个。2004年5月1日,马耳他、塞浦路斯、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10个国家正式成为欧洲联盟(简称欧盟)成员国。这是欧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东扩。扩大后的欧盟成员国从15个增加到25个。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议会通过独立宣言,此后欧盟成员国法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四国外长先后宣布承认科索沃独立。美国18日也发表书面声明,宣布正式承认科索沃独立。 ( http://www.tecn.cn )
    如果我们看一眼地图,就会惊讶地发现,如果科索沃最终获得了“独立”或事实独立,那么,丘吉尔1946年所描述的“从波罗的海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的特里斯特”的“铁幕”,在欧洲不仅没有消失,反而与1946年比正好翻了过来:从东欧的西界实实在在地推至俄罗斯家门口。欧洲力量及其依托的地理基础又接近恢复到二战前的状态,罗斯福、马歇尔为挤压欧洲而设计出的“小欧洲”地缘政治布局已近丧失。 ( http://www.tecn.cn )
    对美国更具灾难性的是伴随这一变化还有欧元的崛起。欧元的出现打破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垄断地位,短短几年之间,欧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份额已占到四分之一。欧元区扩大后,60%的欧佩克石油出口到欧盟国家,因此一些欧佩克成员不断呼吁使用欧元为石油交易定价。2000年11月伊拉克就曾提出这样的要求,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也有这样的愿望,2000年11月,伊拉克萨达姆政府决定将石油交易从美元转换成欧元,后来又将100亿美元储备改为欧元。2006年,伊朗启用了以欧元为结算货币的国际石油交易所。这使美国利用“石油美元”获取利益和控制国际重要能源的能力受到重创。如果再考虑到人民币连同中国国力在亚洲的崛起,我们就可以说,美国目前正在经历着比尼克松之前的更大灾难,而制造这种灾难的就是美国人自己,而终结美国二战后由罗斯福、马歇尔尔奠定的美国霸权布局的事件,自北而南看,就是1990年底北从波罗的海三个共和国独立、1999年波、捷、匈加入北约和2008年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的这一系列事件。在美国人的帮助下欧洲人用了近20年的时间将俄罗斯逼出波罗的海、逐出东欧。就在俄国人倒下去的同时,美国也为自己掘好了必将由欧洲人来填土的墓坑。其间为美国送终的人,很可能就是美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个布什总统:前者在20世纪末从地缘政治上摧毁了苏联,后者则在21世纪初为欧洲崛起搬掉地缘政治障碍。与美国历史上的两个罗斯福相比,罗斯福奏响的是美国步入世界霸权的晨钟,而布什父子俩则敲响的是美国——随着美国在北约中的作用逐渐下降——退出世界霸坛的暮鼓。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看得非常明白,2008年2月22日,他警告美国说:“科索沃独立是一个可怕的先例,打破了数世纪以来的整个国际关系体系,必将带来一系列无法预料的后果,那些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国家终有一天将自食其果,遭到报应。” ( http://www.tecn.cn )
    现在相当一部分中国学者将科索沃问题与中国台海形势联系起来,这是很表面的思考。其实,如果将科索沃问题纳入战后雅尔塔大格局中研究,就会发现科索沃事件为欧洲恢复二战之前的北大西洋政治版图划上了完美的句号,欧洲的新崛起将反转对美国再次形成二战前那种战略压力。这种压力迫使美国从北太平洋西岸进一步实行尼克松式的战略收缩——如果再考虑到美国在中东的惨败,那么就有理由认为这种收缩的幅度还会相当大。北大西洋两岸发生的这些变化必然又为中国——当然还有目前地缘政治形势异常脆弱的日本——在西太平洋海区留下更大的伸展空间。这同样也为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留下更为主动、从容和宽松的地缘政治环境。如果我们对二战前的北大西两岸的政治关系有所了解的话,我们对科索沃事件对即将出现的北太平洋两岸的上述新形势的牵动意义就不会产生怀疑;如果我们再回忆一下欧洲破碎的地缘政治格局曾对欧洲的负面影响,我们就对具有洲际主体地缘政治板块的中国在未的必然崛起的伟大前景不会产生怀疑。 ( http://www.tecn.cn )
    
    四、目前的世界比较偏爱东方,人民支持是中国国家战略能力成长的根本
    
    国家战略能力不是书本上学来的,而是从困难,甚至血泪中体会出来的。所谓“穷人孩子早当家”就是这个道理。在20世纪30年代遵义会议前后,共产党什么条件都没有变,就是因为有了毛泽东同志掌舵,由此一切就变了。共产党20年代的大失败让中国共产党认识到“枪杆子里边出政权”道理;30年代的大失败,又让中国共产党认识到毛泽东思想对于中国革命的伟大意义。原来犹太人一个比一个聪明,但没有国家也无战略,希特勒一开杀戒,犹太人的小聪明就不行了,就要建国,这才有了后来的国家战略。2003年,萨达姆为了取信于美国放下了武器,结果得到的却是美国对伊拉克的全面入侵。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今天对国家战略及其能力的研究不能过于书生气。 ( http://www.tecn.cn )
    目前的世界比较偏爱东方。今天的俄罗斯人从苏联解体的灾难中走了出来,他们最懂得什么叫“刺刀见红”。普京到中国来,直奔少林寺,扳手腕。他在告诉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胜负要靠扳手腕,不能靠超女唱歌。我们新一届国家领导人上台先到西柏坡,到英雄纪念碑,这意在告诉全党全国人民,我们目前取得的成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经历过前些年困惑和困难的中国和俄国,其国家战略能力正在上升。相反,现在美国的国家战略能力却在下降。他上台之初,咄咄逼人,我们避开其锋锐。萨达姆那边不让,本·拉登也不让,布什就直奔中东。现在美国陷在伊拉克,却还要打伊朗,如果打不下伊朗,按他的逻辑还得打俄国。他要打俄国,那就等于与上帝作战,有多少原子弹也没用。 ( http://www.tecn.cn )
    形而上学害得美国人不浅。上世纪有两个美国人曾把美国忽悠到阴沟里去了。一个是麦卡锡,一个是凯南。麦卡锡当时在美国搞“极右”,谁不“反共”就抓谁,不“反共”就没工作,逼得当时的美国“宁右勿左”,只有一种声音。与此相配合,凯南又给美国设计了一个天大的战车和目标,说要和共产主义作战。这样就把美国忽悠上一个“遏制共产主义”的战车并奔向一个力所不及的目标,后来就是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失败。尼克松之前,美国的国家战略能力已严重衰落。今天又有两个人即小布什和赖斯在美国以“反恐”划线,忽悠着美国发动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这场战争过去叫“反共”,现在叫“反恐”,都是一回事。小布什似不读书,也不懂历史,他比麦卡锡还邪乎,弄出了七个“邪恶轴心”,这真是“老虎吃天”。小布什上台后靠拳头说话,结果反打得自己遍体鳞伤。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美国领导集团已失去了哲学,没有战略文化,没有战略思维,这最终导致其战略管理能力严重衰落。现在美国像鲍威尔那些有战略哲学的人都走了,留下小布什和赖斯。赖斯和布什英文译过来,一个叫“大米”(Rice),另一个叫“丛林”(Bush)。这两个加在一起,很没文化。 碰到这些人,上帝也没办法。 ( http://www.tecn.cn )
    国家战略能力的要义是战略力量和战略目标匹配。拿破仑到最后失去了这能力,搞大陆封锁,与全欧洲作对,结果失败了。俾斯麦有这种能力,所以德国统一了。威廉二世及其后继者失去了这种能力,导致德国一分为二。毛泽东将目标与国力平衡把握得较好,不称霸,也不透支国力,为中国后来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厚实的国力基础。这些经验对于今天中国人来说,十分重要,一定不能忘记。 ( http://www.tecn.cn )
    中国的崛起再次惹起西方人妒忌狭隘的复杂心理,他们这种老城住户特有的小家子心态在这次奥运火炬传递途中终于按耐不住并转成“豆腐西施”式的市井漫骂。通观历史,我们发现,骂街,着急了还要打人,这对欧洲人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当年欧洲人就以这种市井态度来对待美国的,结果硬是逼着美国成为世界强国。有意思的是,今天美国人也有了欧洲人的同种心态,他们借奥之机竟与欧洲市井们不顾“大国”身份拉了几个上不了台面的“藏独”分子,一起拼凑起反华“大合唱”。在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与奥运作对,几乎就是与人类文明作对。西方这种不合时宜且非常失态的作法,说明西方人真的是没了以往的自信,以至连奥运会这种机会也舍不得放过。有效的外交,是罗斯福或俾斯麦式的嘴上说得好听,而手里攥着致敌死地的武器。目前西方对华外交是在漫天骂街的同时手中又既无致中国以绝地的武器又还离不开与中国的战略合作。这说明:目前西方外交,如果不是弱智的话,那它唱的就是“空城计”。 ( http://www.tecn.cn )
    1897年7月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对来访的德皇威廉二世谈到美国时说:“要不了多久,欧洲就会变成一个被文人雅士仰慕过的曾经美似天仙而现在已经老态龙钟、步履艰难的妇人了。” 老妇人总是要对“灰姑娘”说三道四的,这是因为她已失去了少妇时的自信。现在看来,今天的美国也离这一天不远了。 ( http://www.tecn.cn )
    今天的形势真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我们正处上升阶段。即使如此,我们自己也有必须正视的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我们不能失去人民。人民支持是胜利之本。解放战争时期,人民为支持共产党过长江,儿子死了,老公上,老公死后老大娘划船送解放军过江。为什么?共产党给我家土地,共产党给了我了作人的尊严,我老百姓当然支持共产党。有了人民支持,共产党就得了天下。反之,如果失去人民支持,也会失去天下。大宋时即使富得流油,也挽救不了它的灭亡;清朝不仅是落后才挨打,更是没有人民支持才挨了打。苏联失去人民,苏联也就解体了;普京赢得了俄罗斯人民,于是他正在还给人民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所以,只要我们有了人民支持,中国国家战略能力的塑造就有了强大的根基。 ( http://www.tecn.cn )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东西方文化视野中的中国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
    (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学术委员会网络外交研究中心)
    编务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编辑部
    Copyright@2005-2011 www.sciso.org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