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文章频道 >> 研究成果 >> 战略分析与政评学者专栏 >> 倪乐雄专栏 >> 文章正文

  扎卡维与“马蜂效应”         ★★★
扎卡维与“马蜂效应”
作者:倪乐雄 文章来源:《新民周刊》2006年第24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2-17 12:34:35

            

扎卡维在巴格达附近的巴古拜被炸毙,无疑是反恐战争的已达成果,但也显示了反恐代价的巨大。从“9.11事件”以来,国际恐怖主义制造了西班牙马德里火车爆炸案、俄罗斯别斯兰学校人质等惨案无数,尤其是伊拉克境内的恐怖袭击越演越烈,以数年这样惨重的代价仅仅换取扎卡维的毙命,显然双方成本是极不对称的。小布什总统认为扎卡维的死亡是国际反恐怖主义形势的转折点,从提高反恐士气、鼓励军心而言,这话只具宣传战的意义,但从客观情形来看,未免让人感到怀疑。

 

若对扎卡维死后的反恐趋势作一研判,则需深入了解这场旷古未见的暴力对抗的性质和对抗双方的基本作战特点。先看反恐的一方,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机器,但美国的武装力量这一无可匹敌的军事机器只是在国家对国家的战争中才能发挥压倒性优势,因为美国的军事机器是针对“国家级”对手而设计的,面对“基地组织”这样“散兵游勇级”对手,好比大象踩蚂蚁,要踩上千百次才能踩死一个,扎卡维就是碰巧被踩死的那只“蚂蚁”。这就像叫花子扔出一个铜板,美国必须扔出一根金条,代价昂贵且极其不对称。

 

伊斯兰极端主义为背景的国际恐怖主义有着让人惊怵的特点:顽固的信念、疯狂的激情、钢铁般的意志,百折不挠的毅力、飞蛾扑火的精神。可以说恐怖主义依仗的不是物质力量,而是精神的力量,恐怖主义战争归根到底是精神之战。恐怖主义在组织方面很有特点,自发、松散、三五个一伙,七八个一群,互不隶属,即使首脑人物被敲掉,也没有“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效果,不会影响全局形势。因此可以判定,扎卡维被炸毙仅仅会使扎卡维直属的那个小团伙感到损失巨大,并不会改变国际恐怖主义猖獗的基本形势。

 

战争是火力的较量,火力强大者压倒弱势火力,陆海空战场一概如此,恐怖主义战争中的实际交火也不例外。我们可关注一下这场战争的战术火力问题,近年来美国强大的武装力量归结到火力上来考察,其特点可以归结为一句话:美军面前不存在固定的火力。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第二次海湾战争时,美军威力强大的战场火力可以做到“发现即摧毁”,他们也因此而感到自傲。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物降一物,面对美军火力的巨大优势,恐怖主义以飘忽不定、转瞬即逝的游动火力与之对抗。具体地说,恐怖主义不同美军作正规的、长时间的火力对抗,而以路边炸弹、自杀性爆炸、遥控爆炸、奇袭、偷袭等,使得美军和西方盟国正规军防不胜防,深感无奈。

 

弱势火力只有在游动中才能同优势强大的火力抗衡,并使其丧失优势,这是恐怖主义战争中的一条战术规律,也是恐怖组织在这场特殊战争中处于主动和优势的战术原因。所以,只要存在着恐怖主义,国家军事机器总是难以将其克服,美军在伊拉克的处境同当年拿破仑大军在西班牙陷入游击战陷阱的情形是差不多的。从军事上彻底消灭恐怖主义是舍本求末的愚蠢的解决方法。因为当代国际恐怖主义的产生并非是军事原因造成的,说到底是西方文明的强势给伊斯兰国家带来的全方位的压力所导致的,是西方文化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教育、价值观念、生活方式、传统习俗等方面对伊斯兰世界的全面颠覆所导致。

 

古今中外的恐怖主义生成具有同一的模式,那就是绝对强势同绝对弱势一旦构成不可调和的冲突,恐怖主义必然从弱势一方喷发出来。一旦生成就不会按常规使用暴力的游戏规则使用暴力,因为按照常规的暴力游戏规则,他们必然被对手毫不费劲的彻底毁灭。也就是说恐怖主义暴力的组织者不会把恐怖分子编成一个坦克师拉上战场同美军交战。恐怖主义的战略很简单,就是以非常规暴力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他们用连续持久地破坏当代社会正常秩序来迫使各国作出让步,以便实现自己的企图。

 

国际恐怖主义进攻特征不像猴群,有点类似马蜂。猴群中的猴王一旦毙命,群猴便一哄而散。国际恐怖主义的精神状态、组织方式和游动性战术火力的结合,产生了令人可怕的“马蜂效应”,马蜂攻击的特点是大家互不隶属,自觉自愿、争先恐后进攻同一个目标。这种进攻是持续的、致命的、凶狠的,根本不理会身旁有伙伴不断地倒下去。活着的马蜂不会因同伴被击毙而胆怯,或放弃攻击,只会激起复仇的火焰使进攻变得更疯狂。国际恐怖主义群体是人类中的一群被惹急的马蜂,而扎卡维只是其中的一只大马蜂而已。

 

所以,可以初步判断,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不会因扎卡维之死而有所收敛,恐怖主义价值体系里有自己的“英雄”观,当“英雄”的席位出现空缺时,便有许多人会争先恐后地来补缺。要赢得同道的敬意、取得同行对自己领袖地位的认可,必须化百倍的努力。本·拉登以摧毁世贸大厦双子座而成恐怖主义魁首,扎卡维用一系列爆炸而后来居上,现在扎卡维死了,恐怖主义的偶像需要有可能激发国际恐怖组织的新一轮疯狂,因而反恐形势不容乐观。

 

然而,这次击毙扎卡维的过程,反恐的指挥方面还是有可圈点之处,归纳起来三条,一是扎卡维组织内部高层人物落网,供出重要线索,二是有线人提供准确的开会地点,三是使用军事技术的精确打击优势,种种迹象表明,扎卡维之死还是应验那句老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如前所述,这是反恐阵营充满侥幸的一次战果,评估这次战果的成本投入与产出效益之比,非常地不对称,这是一次“提起来是千斤,放下去只有四两”的胜利。这一胜利再次表明,恐怖主义与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对抗形象地说:是一场叫花子逼着富翁玩一个铜板换一根金条的游戏,即使敲掉了本·拉登、扎卡维这样顶级大头目,恐怕也不会改变长期耗下去的格局。

 

 (作者  上海政法学院政治学系教授)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
    (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学术委员会网络外交研究中心)
    编务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编辑部
    Copyright@2005-2011 www.sciso.org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