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文章频道 >> 研究成果 >> 南方国关学者专栏 >> 吴金平专栏 >> 文章正文

  追忆与恩师杨生茂先生的交往二三事         ★★★
追忆与恩师杨生茂先生的交往二三事
作者:吴金平(暨南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6 14:21:26

 

55上午六点多钟,我打开电脑,接到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秘书处发来的一则消息: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美国史研究会顾问、南开大学教授杨生茂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054下午720分在天津逝世,享年93岁。

虽然在这之前,已获知先生病危,有些思想准备,但接到秘书处的通知,还是有些愕然,心情十分沉重,同时也十分后悔没有去见先生最后一面。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先生于我,可以说是恩师加父亲。先生的离去,我的心情其实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略记与先生交往二三事,表达对先生的思念之情。

我于19919月到南开攻读美国史方向的硕士。开始的一年里,我与先生的交往并不多。一则先生当时已不带硕士生,二则先生的名望让我仰视,进而心生怯意,不敢前去打扰。92年之后,因为经常陪先生去医院看病,所以跟先生的交往渐渐多了起来,从此便沐浴在先生的教诲与关怀当中。

先生没有做过我的硕士博士直接指导老师,但是对我的学术和人生的影响丝毫不亚于我的直接指导老师。几年前,在怀念我的博士指导恩师刘祚昌先生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因为先生的人事关系在山东师大,只是在南开大学兼职带博士,所以只负责所带博士生的论文最后写作,而招生、培养、管理等工作则由先生负责。虽然有这样的分工,但因为先生不在天津,所以,先生在某种程度上包办了一切。

先生对我学术思想的影响,是从我准备博士论文开始的。在1994619,在我即将攻读博士之际,先生就写信给我,提出将来的博士论文写作必须注意的要点:“我认为,要写得有些originalityresearch的值量,最好能作到两点:①有较充分或较鲜见的资料;②从资料中能发掘些具有originality和社会效益(指对我国发生社会效益)的启迪功能。”从中我体会到先生治学的两点思想:一是有创见,二是学以致用。这种经世哲学也是我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传统。

先生当时还具体建议我可以考虑以“美国独立后如何竭力争取文化独立”为题,进行思考,写出一篇“对我国文化(特别是史学)发展可以借鉴之处甚多的论文。”虽然后来我并没有按照这一主题去写,而是在刘祚昌先生的力主下,完成了刘先生未竟的心愿:写一部有关美国黑人第一代领袖——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的著作。我的以“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与美国黑人解放运动”为题的博士论文,评述了道格拉斯在废奴运动、内战、重建及其他相关事件中的作用,称其为"美国黑人的杰出领袖""美国历史上出类拔萃的人物";将道格拉斯思想的精髓归纳为“黑人解放的合法主义改革战略思想”,并认为它是“美国黑人解放事业”迄今为止的惟一可行的现实选择。 “这和过去那种强调以革命和斗争手段解决‘黑人问题’的观点大相径庭,反映了学术界在‘黑人解放运动’问题上的认识发生了很大变化。”(李剑鸣教授语。载于胡国成《〈透视美国〉——近年来中国的美国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4月。http://ias.cass.cn/show/show_project_ls.asp?id=317)。该论文后来经过修改,得到中华美国学会出版基金资助,于2000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该论文观点也引起美国学者的注意。位于美国纽约州的Colgate大学的美国著名黑人史专家Hodges教授将之纳入自己主编的美国黑人历史与文化丛书,由Garland出版社在2000年出了英文版。

出版后,美国读者Eric 的评论说:“It is certainly not the most thorough or detailed analysis of Douglass' life, especially when one considers that Douglass wrote more in-depth accounts of his own life than any future scholar would. However, it is quite useful in that it aptly catalogues the political shifts which Douglass underwent in his life and the impact of his ideas on American and European society.

      Jin-Ping's text narrates Douglass' shift from radical, anti-constitutional abolitionist to Lincoln supporter adeptly. Douglass' activism wa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in that he was the most prominent anti-slavery orator who actually experienced slavery, and that he always walked a fine line between simple anti-slavery spokesman and revolutionary. If you are looking for an in-depth account of Douglass' life, read one of his autobiographies. However, if you are looking for a fascinating analysis of his politics and its impact, Jin-Ping's work will suit you well.” (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customer-reviews/081533379X/ref=cm_cr_dp_pt/103-5149096-4379851?%5Fencoding=UTF8&n=283155&s=books)

我的博士论文所提思想能够得到中美学术界的肯定,算是对先生所提论文要有创见思想的一种告慰。当然,这一点点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刘祚昌先生、张友伦先生、陆镜生先生、李剑鸣先生等诸位先生的启发。

除了学术上的指导,先生在生活上也给我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先生一直像父亲一样关心我。1994年底我在南开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从那时起,一直到他去世,先生不顾自己年老多病,一直都挂念我的健康,每次见面或者通信,先生都会问起我的身体状况,每每都会叮嘱我注重劳逸结合。即便是在他自己生病休养期间也是如此。我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做人的基本原则,例如感恩、勤俭、平等,等等,受益终生。

人必须具有感恩之心,先生不仅这样教导我,也以身垂范。比如,作为学生,做一些陪先生去看病之类的事情,理所当然。但先生每次都会表示感谢,感谢方式都是书面的。有一次住院回家之后,他特别给每一位去探望过的人写了一首诗:“楮纸抵鱼雁,文字传真情,只缘寸心知,关怀友谊深。”还特别注明:“此打油诗致谢,但只能表达激情之万一耳。”1995年新年快到的时候,我给先生送了一束鲜花,表达祝福。之后,先生在一封明信片上作诗回谢:“异卉传厚情,古道热肠深。潜心重劳逸,常语寄思殷。”

勤俭是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特别应该提倡的美德。先生从60年代初就成了南开大学正教授,但生活却异常俭朴。所穿衣服虽然很整洁,但常常可见补丁镶嵌其中;我几次陪他出去看病,年近八旬的他宁愿去挤公交车,也不愿浪费几块钱的打的费。看病期间,以自带面包和白开水充饥,吃不完的还带回家。

在与先生接触之前,总觉得先生作为中国美国史,尤其是美国外交史研究的奠基人之一,让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不可接近。但其实,先生非常平易近人,无论在学术上还是日常生活交往上,先生一点架子都没有。20034月,我与几位师兄弟去看先生,先生给我们各送了一本著作,上面写道:“请某某指正!”我们每年寄给先生明信片,先生总是亲笔回复。

愿先生在天国一路走好!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
    (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学术委员会网络外交研究中心)
    编务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编辑部
    Copyright@2005-2011 www.sciso.org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