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文章频道 >> 研究成果 >> 南方国关学者专栏 >> 吴金平专栏 >> 文章正文

  奥巴马“新政”下的美国对华政策走向         ★★★
奥巴马“新政”下的美国对华政策走向
作者:吴金平 文章来源: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2-19 9:28:20

 

奥巴马“新政”下的美国对华政策走向

 

  吴金平

 

[内容提要]2008115,奥巴马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即将于2009120就任,奥巴马的“新政”,即终结自由放任政策与用多边主义取代单边主义也即将开始。在奥巴马的“新政”下,美国对华政策将发生一些改变,在人权、贸易等领域的冲突会加剧。不过,颠覆性的根本变化将不会发生,目前中美非敌非友的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将继续保持下去。

[关键词]奥巴马“新政”  美国  对华政策

[Abstract]Where Are US Foreign Policies toward China Going under Obama’s New Deal, by Wu Jinping, director and professor of the Center for American Studies, Jinan University. On November 5, 2008, Obama won the General Election of US and will take inaugural on January 20, 2009. And Obama’s New Deal, that is to say that the policies of closing laissez-faire and replacing unilateralism by multilateralism will be carried out. Under his New Deal, some changes will bring about to Sino-US relations, and clashs in the field of such as human rights and trade will increase. Revolutionary changes, however, will never take place. The constructive partnership between China and US as Obama calling it “neither our enemy nor our friend” will certainly continue.

 

2008115,奥巴马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即将于2009120就任,奥巴马的“新政”,即终结自由放任政策与用多边主义取代单边主义也即将开始。在奥巴马的“新政”下,美国对华政策将发生一些改变,在人权、贸易等领域的冲突会加剧。不过,颠覆性的根本变化将不会发生。目前中美“非敌非友”的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将继续保持下去。

 

一、奥巴马“新政”的可能内容

奥巴马之所以能够大比分赢得大选的胜利,关键在于美国人心思变,而奥巴马又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新政”,即“改变”的政策主张。虽然美国大选中候选人开列的政治支票,人们不必过于当真,但其中的核心部分一般还是会兑现的,这是由美国两党制选举政治特性所决定的。因此,从竞选中奥巴马的政策主张及其获胜当中,我们可以归纳出其未来“新政”的可能内容主要有两点。

(一)在经济上将终结盛行了近30年的自由放任政策

奥巴马的政策主张及其获胜标志着肇始于里根时期、已实行将近30年的自由放任政策走进死胡同,现在强调国家干预。里根是小政府模式,他强调回归自由放任,里根之前,美国以强调国家干预的罗斯福新政政策为主。从罗斯福新政到杜鲁门的公平施政,到肯尼迪的新边疆,再到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基本上都是延续着罗斯福新政的思路,加强国家干预。国家和垄断资本家结合走了一条美国的发展道路。到了里根前期,由于出现了滞胀危机,里根重新上台面临着重新挽救经济的重任。里根抛出了里根经济学,也可以称之为里根革命,他就是要颠覆罗斯福新政以来历届政府国家干预的传统,强调通过刺激消费、自由放任来拉动美国经济,同时,凭借军工复兴复合体,通过军工来刺激高科技,这一系列做法确实让美国当时的经济出现了新的变化。里根政策的盛行,一方面是因为国家当时走到了一条死胡同,一定程度上要用自由放任来冲淡它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因为冷战,到最后苏东阵营出现了很多的问题,美国趁势而起,从此以后,里根的政策就主导了从他以来这几十年美国经济发展的思路,即便是民主党人克林顿也是萧规曹随,小布什上台以后更是把美国经济往自由放任方向推到了极致,以至于出了问题。虽然在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危机,乃至经济危机情形下,小布什目前事实上已经在进行“纠偏”,实施一系列的政府干预经济的措施,但他甚至在20国会议上,还是不忘强调自由市场经济的核心地位,目前的政府干预只是一种应急措施而已。

但奥巴马显然不这么认为。奥巴马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之间的经济政策差异主要体现在:奥巴马认为“布什过去八年失败经济政策”问题出在过低的税率(——只是对富人的过低而对穷人却过高),在于布什政府劫贫救富的政策;而麦凯恩尽管说他同奥巴马一样,都不认同布什的“劫贫救富”的经济政策,不过,这种撇清并不彻底,因为在麦凯恩看来,问题的根本不在于劫贫救富,而在于过去八年毫无节制的开支。[1]

因此,麦凯恩强调上台后会节流,冻结政府开支,刺激经济,通过给大家机会调动美国人的活力,拉动美国的发展;奥巴马则承诺上台后给那些需要减税的人减,给那些不需要减税的人重新考虑考虑。不像小布什,该减税的不减,不该减的倒减了。结果导致了劫贫救富。民主党一贯的政策,包括奥巴马也提倡,税收要减。他在喊减税的同时,民主党是通过适当的征收一些该征收的税,由政府来控制这笔收入,合理分配。在距离大选投票日还有一周之际,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在“战场州”之一的俄亥俄州坎通(Canton)发表“终结演讲”(closing argument)。演讲中,奥巴马再次突出美国经济正处于危机中的现实,“在这个时刻,我们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又一个延续过去政策的四年”。奥巴马继续牢牢抓住“选麦凯恩就是选择继续布什过去八年失败经济政策”的主题。

“当他希望给大公司的CEO人均减免70万美元税收时,这不是改变;当他希望给美国最大的公司2000亿美元减税额、给石油公司40亿美元减税额,以及给那些使我们陷入危机中的华尔街大银行3000亿美元减税额时,这也不是改变;当他的税收计划没有给1亿美国中产阶级带来1分钱好处时,这也不是改变。”[2]

共和党认为,老百姓自己最善于管好自己的钱,所谓的自由放任,他们最知道钱该怎么用。民主党认为钱虽然他们会用,但是有的想用钱的人没有钱。所以拿到钱以后办教育、办医疗保险,从而使更多的人得益于美国经济的增长,而不是变成极少数人受益,多数人受苦。“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得到了广大中下层民众支持的原因”。[3]

奥巴马的主张基本延续民主党传统政策,扩大政府干预经济的职能,缓和贫富矛盾,创造共同繁荣。美国的保守主义者在讨论政府预算、福利等问题上,坚持谁花钱谁买单的市场原则。但是,在市场运行的一些基本的成本问题上,他们则坚持让一些人搭便车,把买单的事情推到一边,仿佛根本不存在。这也怪不得,在美国选民眼中,共和党总是袒护大企业。他们在政治上的失败,还是源于在思想上的失败。而这种失败也并不是市场经济的失败,而是市场经济对不遵循其原则的人的惩罚。右翼自以为是在坚持市场经济的原则,其实他们是把这种原则发展成市场原教旨主义,进而破坏了市场经济的基础。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已经使人们对市场交易的各种潜在成本越来越自觉。比如交易成本等等,已经成了受教育阶层的日常词汇。市场经济的健康运行,是建立在有关收益者对各种成本的充分支付的前提上的。这种成本支付有两种情况特别值得注意:第一,随着经济和技术的日益复杂,一些过去无法计量的成本现在可以计量了。对这些可以计量的成本必须由其消费者精确地支付。第二,一些成本难以计量,但人们普遍意识到这种成本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有关消费者也应该通过和社会协商进行支付。遗憾的是,这种支付因为没有量化而无法精确。但不完美的支付总比完全不支付要合理些。第一种情况,最鲜明地体现在环境问题上。自《京都议定书》起,西方国家开始给废气排放进行定价,把排放权商品化,进而就各国之间排放量的交易制定游戏规则。这些政策虽然不完美,但毕竟是完善市场经济的一个进步。因为人口的增长、经济的跃进,使环境成为稀缺资源。任何资源一旦稀缺,其价格就看涨。这本是市场供需关系变化的基本准则。最近有些环境主义者的研究甚至表明:如果把使用原油的环境成本(清除其所造成的污染的费用)和政治成本(包括美国在中东的军事费用)全部计入,目前美国的原油价格实际上远低于市场价值。

其实,如果政府履行其维护市场经济游戏规则的职能,对石油使用的各种成本进行核算,让消费者充分支付,那么,油价就会翻几倍,环境成本小的再生能源不靠政府补贴就能够和传统能源竞争,能源危机的问题就可以通过市场来解决。可惜,共和党坚持反对关于减排和鼓励再生能源的一系列政策,自以为是维护自由放任的市场,其实是在破坏这种市场。如今美国汽车业的萧条,就和共和党的能源政策使汽车公司在节能问题的判断失误有直接关系。选民为此愤怒,也不是没有道理。

第二种情况,则体现在给富人加税的问题上。奥巴马提出,他将给95%的美国家庭减税,给5%最富裕的家庭增税。他是否能够兑现这种许诺倒是另当别论,但至少在政治哲学上还是理直气壮的。保守派则攻击这是社会主义的原则。其实,这种累进税法,在佛罗伦萨、威尼斯等中世纪意大利的商业城市国家中就普遍施行。这些国家被称为最早的资本主义经济,是当时欧洲的华尔街,其政府也全被富人控制。

为什么当时的富人甘愿给自己加税?因为他们凭直觉和经验认识到:自己越是成功,在这个社会中下的赌注和本钱就越大,就越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另外,自己能在这个社会上成功,说明这个社会的成员及其制度适合自己的特长、造就了自己。比如,一个身体弱小但精明强干的生意人,在一个大家都老老实实做生意的社会就容易成功,在一个动不动拔刀就砍、以肌肉和武力来论输赢的社会则可能沦落到最底层。他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成功,就要感谢许多肌肉比他发达的人不和他打架而和他做生意,让他成为胜者。这里的社会和制度成本虽然很难衡量,却是存在的。富人多付税,就是对这种社会和制度成本的承认和尊重。[4]

 

(二)在国际关系上将用“多边”主义代替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

奥巴马在竞选中,一再批判布什政府对外战略的方向性错误以及布什政府班底的固执己见。他指出,布什政府的对外政策导致美国在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巴勒斯坦、朝鲜等诸多问题上遭遇积重难返的失误与被动,其卤莽与固执导致美国在处理与俄罗斯关系、与古巴以及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关系方面出现严重的僵持与对立,奥巴马还批评布什政府忽视气候变化、能源等问题。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奥巴马及其助手始终强调他希望同美国的盟友合作并增进同盟友的关系。他的竞选团队反复指出,奥巴马将推行多边对外政策路线,恢复美国的国际形象。奥巴马的总体外交和安全政策思路是注重以谈判商协及多边合作解决重大国际问题,重新确立美国的领导地位,并表示会与伊朗、叙利亚、朝鲜和委内瑞拉等国的领导人谈判。

早在2007年,奥巴马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其外交政策概述时就写道:随着中国崛起,日本和韩国也崭露头角,我将致力于在亚洲形成一个更有效的框架——不仅限于双边协定、不定期峰会和诸如朝鲜问题六方会谈这样的特别会谈。我们需要和东亚国家建立一个综合机构,促进稳定和繁荣,帮助解决跨国危机。”[5]

2008715,奥巴马公布其外交政策战略,批评现任政府孤注一掷将重心放在伊拉克战争上,而分散了美国应对其他威胁的能力。当天公布的外交政策战略指出,伊拉克战争削弱了美国的安全保障、国际地位、军事经济和用来迎接21世纪挑战的资源,将重心放在这场战争上并非是确保美国安全的有效战略。奥巴马说,伊拉克战争已5年多时间,但制造“9·11”事件的恐怖分子依然逍遥法外,本·拉丹还在策划更多恐怖袭击,“基地”组织仍在扩建基地,塔利班也依然控制着阿富汗部分地区。为此,奥巴马提出了5点外交政策战略,主要是:负责任地结束伊拉克战争、结束针对“基地”和塔利班的打击、实现真正的能源安全、重建美国的同盟关系以迎接21世纪挑战以及确保恐怖分子和“流氓国家”不会获得任何核武器和核原料。[6]

2008114,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政治分析专家斯蒂芬·弗拉纳根(Stephen Flanagan)在国务院外国记者中心(Foreign Press Center)对新闻记者表示,奥巴马新政府“将会有一种同国际社会交往的不同方式”,很可能“更加致力于多边化”。弗拉纳根指出,奥巴马将审议在更广泛的国际范围内展开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斗争。他认为,这场斗争可能会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为中心。新总统可能会认识到遏制恐怖主义需要一条更加多边化的路线。弗拉纳根表示,奥巴马可能采取多边路线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这个问题是欧洲各国尤为关注的。新总统可能将争取给同欧洲盟友的伙伴关系重新注入活力。他说,奥巴马还将寻求“在共同关心的领域与俄罗斯合作的途径”。弗拉纳根认为,奥巴马政府将继续巩固同很多亚洲国家的牢固关系。奥巴马可能会特别重视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国将“在国际经济体制中发挥极其重大的作用”。他说,奥巴马政府将认识到“非洲日益增加的重要性”。他预期美国将发挥重要作用,推动非洲经济和政治的区域性合作。奥巴马在竞选期间曾表示将重审美国同中美洲和南美洲国家之间的贸易协定。弗拉纳根说:“人们认为奥巴马比较不赞成现有的某些自由贸易协定。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反对自由贸易的姿态,但我的确认为一些达成协定的条件会受到更具体的检视。”[7]

  2008125,奥巴马在芝加哥接受了美国《时代》周刊的专访。采访中,奥巴马谈到未来的外交政策设想时也强调了重振国际组织、开展多边国际合作应对诸如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跨国威胁的重要性,因为“我们需要意识到,诸如气候变化这样的问题只能依靠国际合作来解决”。他还说希望从现在开始算起,两年后,美国人民能够说出如下的话:政府并不是完美的,但是奥巴马已经为我们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感觉到了什么?我感觉到政府是在为我工作,政府是对人民负责任的,并且政府很透明。我知道政府究竟是在做什么,我感觉到奥巴马和他的政府能够正确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并积极改正,而且政府所作出的决策都是基于事实的,并不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8]

 

二、奥巴马“新政”对中美关系的挑战

由于在奥巴马的可能的“新政”当中,第一大任务将是终结自由放任政策,加强国家干预,应对目前的严重经济危机。奥巴马的一贯思想及其所延续的民主党传统政策,诸如所谓扩大政府干预经济的职能,缓和贫富矛盾,创造共同繁荣的政策等,将使奥巴马政府更关注美国制造业、纺织业等夕阳产业工人的就业问题,从而不可避免地与中国在制造商品、纺织品贸易、人权等问题上发生更多、更大的摩擦。另外,在奥巴马的外交顾问团队里有很多关注人权、关注非洲、关注国际法的专家和前任官员。他们对中国政策的制定都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些都为中美关系带来挑战。

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当然是奥巴马在处理美中关系时最重要的考量。早在2004年的政策文书中,奥巴马就说,“我们必须坚持劳工标准,人权第一,让中国对美国产品全面开放市场,并严守与美国公司的法律合同。”[9]

任参议员期间,中美贸易平衡成了他的关注焦点,他曾与另一名参议员联合起草议案,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奥巴马还曾致信贸易部长保尔森,要求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人民币和贸易不均衡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奥巴马将中国视为挑战2005年,他在诺克斯大学向毕业生演讲时就表示:中国甚至在教育领域都与美国竞争,比如说中国的工科毕业生是美国的4倍。[10]

200813,奥巴马在回答选民提问时,这样表述了对中国的经济政策:“我认为:崛起的中国应当也将会在诸如参与国际经济决策等方面发挥作用。但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为了使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更加有利,中国的经济必须要经过重组以实现均衡发展,这样就不会产生巨大的贸易剩余,压低货币价值,补贴出口和能源密集型产业,以及对知识产权的系统性侵犯。”[11]

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阶段,对华贸易再次成为一个重大议题,竞选双方都极力要求对中国这个亚洲经济巨头采取强硬政策。

20081029,在美国全国纺织团体协会(National Council on Textile Organizations)公布的一封信中,奥巴马誓言要处理美国纺织行业的不满,即认为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在全球市场获得竞争优势。中国对美巨额贸易顺差是操纵人民币汇率的直接结果,并强调中国必须改变其政策,包括汇率政策。奥巴马说,中国经济必须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内需实现增长。他表示将尽自己所能,利用所有外交手段促使中国作出以上转变。奥巴马在信中还承诺,2008年年底中国许多类纺织品进口限额到期后,要对中国输美纺织品进行密切监控。他还许诺要利用贸易救济法来保护受到海外不公平竞争威胁的行业,比如说纺织品生产商。奥巴马表示自己尤其意识到了纺织业从业者所面临的贸易困境。[12]

在政治议题方面,与大部分美国政界人物一样,奥巴马并没有轻视“人权”、“自由”、“民主”这些被视为美国社会的核心价值,也没有搁下美国政府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习惯性对中国打出的“人权牌”。事实上,关注中国对苏丹立场的奥巴马在20083月西藏骚乱事件发生后,便与对手希拉里和麦凯恩不约而同地呼吁:如果中国不採取措施协助制止达尔富尔的屠杀惨剧,不尊重西藏人民的“安全和人权”,那么布什总统应该抵制北京的奥运开幕式。我们会选择某种方式支持中国的民主进程和对人权的更大保护,包括对西藏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将使美国重新变成自由的灯塔,无论在公共场合还是在私下,我都将无所畏惧地向中国领导人和普通中国人表达我维护人权的普遍价值的理想。”“我们欣赏台湾的民主,台湾的民主应该得到我们的保护。”[13]

 

三、奥巴马“新政”下的中美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将继续发展

尽管奥巴马“新政”第一大任务即终结自由放任的政策,可能对中美关系带来一系列挑战,但第二大任务的存在却为中美关系的继续向前发展带来机遇,他的外交班子中的“稳健派”对华政策顾问也会促使他这么做。美国虽然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拥有多重优势的超级大国,但并非无所不能,在许多领域都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与配合。奥巴马在外交政策上由布什的单边主义转向多边主义就是美国这样一种处境的真切反映。而多边主义的政策为中美关系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的向前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天地。“奥巴马的中国政策,是务实的,不是理想化的。他相信,双方的关系是合作之中有竞争。他希望在新的领域同中国加强合作,同时巩固既有成果。双方共同面对一些未来的挑战,比如核问题、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主义、温室效应、能源安全、与非洲国家关系等。这些将是未来数年美国和中国关系的核心。现在双边关系中的一些问题,比如贸易和人权,可能会有一些改变和发展,但这些不是中美关系的主要问题。”[14]

奥巴马的外交顾问班子中有几个顾问将对奥巴马的中国政策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是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布热金斯基(目前是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安托尼·雷克(Anthony Lake,目前是乔治敦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和负责克林顿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的官员杰夫里·贝德(Jeffrey Bader,目前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主任)。从这三位的背景看,他们在中国问题上多采取务实的政策,并深切了解中国正在崛起的地位和面临的挑战。比如,贝德是能源问题的专家。他认为中美两国可以在中东能源问题上有所合作。他认为中国的飞速发展催生了大量石油需求,这是中国与中东石油生产国,如伊朗和苏丹密切打交道的主因。中国在中东地区扩大其政治影响、独家供应和公平交易都是为了保持石油供应链。与此同时,中东的石油生产国也把中国视为平衡美国在该地区霸权的重要力量。甚至就连坚决反对共产主义的沙特政权,也想把中国培养为一个消费者,新上任的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表示,他对与中国、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非常感兴趣。既然如此,美国与中国在中东地区存在严重利益分化。“华盛顿不应在当前把中国从中东孤立出去。中东的能源生产国也不可能如华盛顿所愿果断割断与中国的纽带。华盛顿的首选应是设法与中国合作,让中国感觉到,只有中东稳定并且与美国共享利益才能保证中国的能源安全。美国可以保证向中国开放到波斯湾的海上通道。中东地区内部的权力平衡正在大规模的转变过程中,美国可以把中国引入与中东安全机制的谈判。华盛顿如果如此决策,能使中国更多地受制于国际能源市场,而不再依赖独家供应。中国最终会尊重美国的国家安全及其在伊朗和苏丹等国的人道主义目标。[15]

因此,他们提供的建议可能会比较脚踏实地。此外,尽管奥巴马毫无外交经验,也没有与中国打过交道,他对中国的偏见也根深蒂固,但据奥巴马的亚裔顾问薛海培说,奥巴马非常重视美中关系。据薛海培透露,20061月,奥巴马出任参议员次日,即与共和党参议员科尔曼组建了一个“参议院美中工作小组”,打算通过全面的美中接触和对话发展两国关系。薛海培称:“这符合奥巴马竞选纲领的外交政策核心,即如果他当选总统,将把重心转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其一是由于这一地区的经济增长态势,其二是由于他认为这里存在不少美国外交政策中面临和潜在的热点问题。”[16]

200813,奥巴马在回答选民提问时就对华关系表示:“中国在遏制北朝鲜停止核武器试验的过程中起了作用,但我希望中国能够提供越来越多的支持,比如在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到的制止伊朗核武器试验,制止达尔富尔的种族大屠杀,制止津巴布韦和缅甸的高压政策等事务上。我认为:我们今后也应该在高效利用能源和开发环保能源技术方面与中国合作,因为如果中国能够更加高效地利用能源,将会减小不断上升的石油价格的压力,并有助于我们应对全球变暖的危机。”

  关于台湾,奥巴马的回答全文如下:“我赞赏台湾的民主发展,我会继续促进和平解决台海紧张。身为总统,我会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藉由与中国与台湾都保持良好关系,明确表示我们希望双方经由对话和平解决双方分歧,保证台湾海峡永远不会发生军事冲突。任何解决台海僵局的方式都应为海峡两岸的民众接受。”

  克林顿政府时,有关台湾前途的决定,美国官方的说法通常是“应得到台湾民众同意”;小布什上台后,美国政府的说法改为“应得到两岸民众同意”。奥巴马虽是民主党人,但在这件事上,他显然采用共和党的说法。

奥巴马也谈及大陆。他表示:“中国崛起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但我不会把中国妖魔化。”他解释说,他很清楚,迎接此一挑战是很艰巨的任务;但他同时清楚,建立建设性的关系以维系长久的和平与繁荣,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工作。“与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保持一种建设性的关系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我将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努力。中国的崛起必须是和平的,这一点至关重要。美国不能单方面保证达到这样的效果,但可以通过长期的努力营造一种环境,使中国可以在这种环境下做出正确的选择。”[17]

 

四、结语

在奥巴马“新政”两大任务的压力下,中美关系可以预见必定会保持持续稳定的发展。奥巴马在竞选过程中一再强调中美两国有共同利益,认为中国既不是美国的朋友也不是美国的敌人,而是竞争对手[18],美中关系应该是建设性的。在经济关系方面,他曾多次谈到美中贸易与中国商品质量问题。但在贸易问题上,奥巴马虽然坚持保护美国工人的权益,但他并不反对自由贸易。相反,他反复强调自由贸易对世界经济与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在安全方面,奥巴马强调提高美中军事关系透明度、防止“妖魔化”的重要性。在核不扩散与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他也寻求中国的帮助。在人权问题上,奥巴马的策略可能比布什政府的政策更具进攻性,但也会顾及人权问题与经济、安全问题之间的平衡。在台湾问题上,奥巴马看中台湾在防范中国大陆方面的所谓“价值”,强调台湾“民主”对中国大陆的所谓“示范意义”,但仍将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正如杰弗里·贝德所说,奥巴马的对华政策将很务实,一切都是从美国的利益出发。奥巴马一定会致力于建立中美双方的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相比布什政府将更积极。”[19]

 

注:



[收稿日期]200917

[作者简介]吴金平,男,暨南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博导。



[1] 奥巴马发表“终结演讲”[EB/OL].http://www.caijing.com.cn/2008-10-28/110023736.html.

[2] 奥巴马发表“终结演讲”[EB/OL].http://www.caijing.com.cn/2008-10-28/110023736.html.

[3]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访谈.奥巴马变革政策符合时代潮流 里根模式美国时代走向终结[EB/OL].http://news.ifeng.com/history/special/usachange/200811/1105_4993_862678_1.shtml

[4] 魏文编译.金融危机标志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理论的终结[N].环球视野. 摘译自2008117西班牙《起义报》[EB/OL]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4/49155/8384722.html.

[5]奥巴马眼里的中国与嘴里的中国策略[EB/OL].http://money.163.com/08/1105/13/4Q06T0JJ00252G50.html.

[6] 奥巴马公布外交政策战略[EB/OL].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8-07/16/content_8555117.htm.

[7]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奥巴马可望采取多边外交政策[J].美国参考. http://www.america.gov/st/elections08-chinese/2008/November/20081110150944hmnietsua0.5652735.html.

[8] 奥巴马全面披露下届政府政治经济外交政策[EB/OL].http://news.eastday.com/w/20081221/u1a4059738.html.

[9] 刘亚伟.猜测奥巴马的中国政策[EB/OL].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22608.

[10] 奥巴马眼里的中国与嘴里的中国策略[EB/OL].http://money.163.com/08/1105/13/4Q06T0JJ00252G50.html.

[11] 燕晓哲.专访奥巴马(2), 徐志军译.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经济与军事竞争 (2008-11-04 11:57:18) . [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1f1720100b3ka.html.

[12] 奥巴马指责中国汇率政策和贸易顺差遭反驳[EB/OL].http://news.163.com/08/1031/08/4PIQSPB50001121M.html.

[13] 燕晓哲.专访奥巴马(2), 徐志军译.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经济与军事竞争(2008-11-04 11:57:18) [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1f1720100b3ka.html.

[14] 奥巴马的中国政策团队及主要政策立场[EB/OL].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30201.

[15]奥巴马的中国政策团队及主要政策立场[EB/OL].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30201.

[16] 奥巴马眼里的中国与嘴里的中国策略[EB/OL].http://money.163.com/08/1105/13/4Q06T0JJ00252G50.html.

[17] 燕晓哲.专访奥巴马(2) ,徐志军译.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经济与军事竞争 (2008-11-04 11:57:18) [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1f1720100b3ka.html

[18] Obama on China. Neither Our Enemy Nor Our Friend[EB/OL].http://transpacifica.net/2007/04/27/obama-on-china-neither-our-enemy-nor-our-friend/.

[19] 陶文钊.奥巴马对华政策将比布什政府更积极[EB/OL].http://finance.ifeng.com/news/hqcj/20081105/202013.shtml.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
    (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学术委员会网络外交研究中心)
    编务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编辑部
    Copyright@2005-2011 www.sciso.org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