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资讯中心 >> 研究成果 >> 文章正文

  还需大力拓展对美公共外交空间         ★★★
还需大力拓展对美公共外交空间
作者:王莉丽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6-19 15:24:33
目前,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公共外交,公共外交作为一个国家“软实力”构建的重要途径被赋予了更为重要的意义。对中国而言,加强公共外交既是一项紧迫的现实任务,也是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近年来,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对美公共外交力度,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对中国国际形象和软实力的提升起到了较大推动作用。但是,不可回避的问题是,由于中美之间在历史文化、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方面存在着差异,中国对美公共外交难以一蹴而就。目前,中国仍处于公共外交发展的初期阶段,中国对美公共外交还存在着很大的拓展和提升空间。

  充分发挥新媒体的重要作用

  互联网的普及正在引起一场外交革命,网民数量的急剧增加和网络民意号召力的迅速上升,对各国公共外交形成了严峻的挑战,传统政府外交如不适应信息革命的要求进行大胆革新,在公共外交上搭建适应网络要求的新平台,就不能有效化解网络化对一国外交的冲击。新媒体的传播活动具有开放、多元、瞬时、互动、无障碍等传统媒体难以企及的优势,因此成为表达意见、建立认同、塑造行为的工具。新媒体时代,民族国家主权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了,一国政府可以利用新媒体将本国的外交决策、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等源源不断地传送到他国,影响其民众的文化根基和意识形态。新媒体环境下,公共外交的信息传播活动更加注重目标公众的反馈和参与,从“发送接受”的单向信息传递转向双向交流和分享的互动过程,改变了信息传播“传而不受”、“听而不闻”的状态。利用新媒体,公共外交能够更有效地将大众传播和人际传播相结合,在信息传播互动性、双向性的基础上,实现对目标受众的有效影响。目前,推进新媒体公共外交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普遍潮流,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日本、欧盟、瑞典、新西兰等众多国家,都在大力推动新媒体公共外交。

  中国政府向来重视利用新媒体推进公共外交工作,外交部官方网站、中国外交论坛现在都已经成为重要的公共外交通道。尽管如此,与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相比,我们的公共外交还存在一定的拓展空间。

  推进政府主导下的“多中心”公共外交

  公共外交是一项系统工程,既需要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又离不开各种社会力量的积极参与。从国外经验看,非国家行为体在开展公共外交方面有着独特优势,能够发挥政府部门难以替代的作用。公共外交这一概念的前提即对公众力量的重视,其背后更根本的逻辑是成熟而有力量的公民社会对政府内政与外交的强大制约力量。

  中国的公共外交对象国美国正是一个公民社会无比强大的国家。国际关系学者王缉思2008年在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中美关系本质上是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的关系。相比之下,当中国试图通过公共外交的方式影响美国公民社会对中国的认识和态度时,却常常发现找不到与之对应的社会元素和多元化的行动主体。在这样的背景下,“多中心”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和理论框架,为中国对美公共外交的开展提供了一个多维的视角。“多中心”理论是指多个权力中心和组织体制治理公共事务、提供公共服务,强调主体的参与和互动,主张政府、市场和社区间的协调与合作。在中国对美公共外交的过程中,政府、智库、利益集团、大众传媒以及普通公众可以形成多个相互独立的行动体和舆论中心,存在着多元的互动,但目标指向都是塑造良好国家形象、影响美国舆论。

  “多中心”开展对美公共外交,并不意味着政府主导地位的削弱,相反,多中心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多中心,“多中心”开展对美公共外交的前提是政府的有效管理和组织。在以政府为主导、“多中心”开展公共外交方面,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的公共外交实践可以为中国提供很好的借鉴。

  中国对美公共外交多元化行动主体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2004年之前,中国对美公共外交完全是从政府层面开展,停留在对外宣传阶段,还未上升到公共外交战略。2004年,外交部新闻司成立“公众外交处”,以便于向海内外公众介绍中国的外交政策,用软性的外交手段来树立中国良好的国际形象。以此为分界点,中国政府对公共外交重要的认识逐渐加强,并且鼓励更多的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到公共外交中。目前,在中国对美公共外交的行动主体中,可以充分依靠和发挥中国智库、大学、大众传媒以及企业和个人等“多中心”力量,加强对公民社会的培育和支持、鼓励更多的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到公共外交实践中,而政府主要承担制定政策、组织实施、协调管理的角色。

  确立精英舆论影响机制

  多年来,中国对美公共外交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一直未能从根本上扭转“逆差”状态。美国芝加哥对外关系委员会(CCFR)的调查数据显示,1990年有40%的美国公众认为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构成“严重威胁”,2002年有56%的美国公众认为发展成世界级大国的中国是美国的“严重威胁”。2008年,其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公众对美印象多年来一直呈现出的温度比较“冷”。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国内外学术界的分析和解释主要围绕国际环境决定论、精英舆论导向论、美国例外论三方面展开。持国际环境决定论的学者认为,美国公众对中国的看法受制于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美国例外主义论认为,美国自我形象在影响美国公众对中国形象方面的作用。美国公众的中国观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文化的产物”。精英舆论导向论认为,任何一个社会,在任何时期,必然存在一批“精英”。现在遍布美国各地的智库就是给“精英”们提供的一个思考辩论、献计献策的场所。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精英舆论”的作用尤为显著。舆论精英和政策精英虽然人数少,但对专业问题的分析较一般民众更为理性、深入,容易引起政府决策层的重视。精英舆论对大众舆论具有较强的引导性和疏导力。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智库在美国对外政策制定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从舆论学的视角看,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过程实际是在一定的“场”中进行的,从宏观上讲,是美国社会这个巨大的舆论场,从微观上讲是外交政策制定过程中的核心决策者和主要影响因素共同构成的“外交政策舆论场”。“外交政策舆论场”的构成因素主要包括:政府舆论、智库舆论、利益集团舆论、大众传媒舆论和普通公众舆论,各种舆论因素之间不是单向性的影响与被影响的关系,而是各种舆论力量在观点的传播、交汇与交锋中逐渐形成占主导地位的舆论,其中美国智库始终居于舆论领袖、舆论生产者与传播者的“舆论聚散核心”地位。

  明确了智库在精英舆论中所处的舆论领袖地位,有助于中国对美公共外交的进一步深入。中国对美公共外交可以把美国智库作为一个突破点,在重大外交政策问题上,通过影响美国智库进而影响美国政府和媒体、利益集团、普通公众。而在像有关美国制造业、人民币汇率升值等具体问题上,可充分考虑到美国不同利益集团所代表的不同公众舆论诉求,有的放矢地开展公共外交。

  作为当今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两个大国,中美利益是一体的,但是,如何加强中美的沟通和了解,建立起有利于双边和世界和谐发展的中美关系,始终是中美面临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美国对中国快速崛起的防范心理有所加重。这些问题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能否重新界定它对快速变化的、作为崛起力量的中国的历史期望和准确认知,也取决于中国对美公共外交的不断拓展。两国进行积极的合作,就是要提高广大公众对对方国家的了解和认识。可以说,中国对美公共外交任重道远。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深圳市求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www.sciso.org)

    Copyright@2005-2012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