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资讯中心 >> 研究成果 >> 文章正文

  [图文]网络空间各国的阴谋和较量         ★★★
网络空间各国的阴谋和较量
作者:记者 刘冰 文章来源:长春晚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3-13 14:51:40
本报记者 刘冰
 

  自世界各国接入互联网以来,一场以键盘、鼠标为武器的新形态战争便悄然拉开了序幕。2010年,美国网络司令部全面运作,英、俄、印、日、韩等国紧随其后。2011年,美国公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将网络战略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吹响了在网络世界攻城略地的号角。网络战争研究专家东鸟先生的力作《2020,世界网络大战》,将深度披露国家层面的网络战争的现状及走势,为您揭开网络空间各国的阴谋和较量。

  记者:您认为到2020年,中国可能面临的“网络大战”是指什么?

  东鸟:从当前网络战争状况和趋向看,未来中国面临的“网络大战”不仅是军事领域的,更是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的全方位战争。近几年许多网络战案例显示,军事交战、政变革命、暴力骚乱、外交攻略、街头运动、恐怖袭击、间谍暗战、金融振荡等领域的较量,都能发现网络战争的影子。这也将是中国需要面对的。

  网络战争与以往的传统战争形态相比,是一场特殊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交战各方的力量非常不均衡。网络大战是互联网发达国家之间的战争,虽然国家数量不多,但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网络大战也是互联网发达国家和互联网新兴国家之间的战争,大多数互联网落后国家是发达国家的网络殖民地;同时,网络大战又是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战争,为的是获得网络空间更大的权力。可以说,这就是我们所要面临的实际情况。

  记者:网络暗战,“美国的顶级对手是俄罗斯和中国”,真是这样吗?

  东鸟:这与当前美国的全球战略有关。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其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同时,俄罗斯的网络战不是仅仅停留在理论和纸面上,而是在战争实践中已有所运用,爱沙尼亚和格鲁吉亚都曾经谴责俄罗斯对其发动网络战。俄罗斯已经向全世界展现了网络战争的巨大威力,他们拥有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实施网络战的能力与先进的网络技术。面对中国的发展壮大,美国心态十分复杂,可谓“羡慕、嫉妒、恨”。他们从骨子里把中国视为霸权挑战者和政治异类,戒备防范与歧视偏见始终深重。美国把这种心态带到网络空间,视之为“传统和非传统冲突的主要阵地”,决意在网络空间与中国一较高低,并竭力保持绝对优势。

  记者:中国互联网安全在世界领域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东鸟:主要是面临网络安全的挑战。在重要基础设施方面,商业银行的软硬件系统国产化率不到3%,电梯、地铁程序都采用国外系统。操作系统、数据库、网路交换机的核心技术基本掌握在美国企业手中,集成电路与软件等领域缺少自主创新能力,所需核心芯片和关键部件依靠进口,如核心芯片、高端软件等。而且,经济社会诸多关键领域、基础设施大多采用外国设备。比如,重要信息存储产品全都依赖外国几家跨国公司,如日立、IBM、惠普等国际巨头。数据存储设备广泛用于政府、军队、金融等国家关键领域,相当于信息产业神经中枢。IP骨干网主要采用国外路由器,省级网也大多使用国外设备。

  记者:前段时间出现的银行名单被黑客侵袭,大量数据库被病毒入侵等一系列事件。网络黑客的目的是否同属网络大战无形的手段之一?对互联网安全有哪些警示?是否有可行的方法予以防范?

  东鸟:网络安全与网络黑客就像矛与盾的关系,相伴而生,魔道消长。黑客技术无疑是打网络战争的最佳工具。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没有攻不破的堡垒,或许就是对网络安全的最大警示。

  不论是“匿名者”组织还是“维基解密”组织,都是国际黑客组织,他们利用黑客技术可以挑战一国政府、武装部队、情报机构和大型企业。但是面对这些威胁,我们也不是无能为力的。既可以提高防范技术,也可以用特殊手段保护资料安全,比如对存储数据的机器设备进行物理隔离,避免遭受网络攻击。对普通民众来说,保护个人隐私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把隐私信息放在连接到国际互联网的机器设备上。

  记者:有专家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归为互联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种说法是否有道理?体现在哪几个方面?

  东鸟: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因为现代战争越来越依靠网络信息技术,越来越依靠网络战争来取得战争的最终胜利。从各种战略规划上看,美国政府2011年5月发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明确提出可以认定某种规模的网络攻击为国家战争,开启由虚拟世界战争向现实世界战争转换的大门。

  从各国备战情况看,美国、法国等大国正在积蓄力量应对网络战争的爆发,正积聚网战武器、实施间谍活动、测试网络系统等,以利用互联网来控制战争。从现实战争状况看,俄罗斯2009年就已经第三次针对吉尔吉斯斯坦进行网络攻击,使该国所有互联网通信瘫痪,金融、通信服务受到严重干扰。所以说,如果说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话,互联网将成为至关重要的战争手段和战场。

  记者:本书所写的网络大战引起的恐慌居多还是挑战居多?

  东鸟:其实,我这本书所讲的更多的是挑战和警示,因为还有不少人认为网络战争只是停留在理论上,距离爆发真实的网络战争还有一定的时日,但事实不是如此,网络战争已不再是理论上的假想,而是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

  书中列举的许许多多的网络案例,不论是美国的互联网全球战略及其战略武器,还是西方国家在西亚北非制造的网络化民主运动,我努力想要说明的是,西方国家正在网络世界发起征服中国和世界的战略总攻,我们再度“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向国人敲响警钟,让社会大众和高层领导更好地认识和理解当今网络世界的战争对峙状态,在现在和未来的生活工作中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深圳市求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www.sciso.org)

    Copyright@2005-2012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